有市民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,要求法庭颁令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需展示其警员编号。

入稟状指出,防暴警察及俗称速龙小队的特别战术小队在履行警务职责时,有系统地不展示其警员编号,又或以公众难以辨认的代号来替代警员编号,属违反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》 及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》。

3名申请人均为近期示威事件中受伤的市民,答辩人为警务处处长。入稟状指出,其中一名受害人陈恭信与其儿子在将军澳8月4日游行当日散步回家时,被戴上头盔的防暴警察以伸缩警棍打头,令他头部重伤并不停流血。

另一名受害人鲁湛思为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的议员助理,于7月14日参与获不反对通知书的沙田区反修例游行,当晚经过沙田新城市广场百步梯,前往另一个获不反对通知书另一集会地点时,没有作出任何暴力或犯法行为,却被防暴警察喷洒胡椒喷雾及袭击头部手部。

第三名受害人吴康联指出,于6月12日在夏慤道及添华道交界独自站在路旁,并无任何动作,却被一群面戴防毒面具的速龙小队一涌而上不断殴打,挥动警棍及脚踢扯倒在地。他倒地后没有反抗但一度以手掩护头部,后来被警员带走,最后被送至玛丽医院急症室。

3名受害人皆认为向他们施暴的警察不展示其警员编号,令他们至今未能向施暴警员作出投诉,或作出民事索偿及私人检控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